央广网贵州11月22日消息(记者周娴 通讯员杨春晖 姜继恒 陶群)近日,记者来到修文县六屯镇大木村,这里作为省级乡村振兴示范点,随处可见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该村村务办工室成了忙碌的办事大厅,人来人往,前来咨询政策、办事的村民、游客不断,田间地头,总有前来推进乡村振兴工作的省市县工作队的身影。

冬季种植、道路铺设、修建庭院、污水处理池建设、改厕改厨改圈正如火如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到处一派繁忙景象。

该村成立几个专班组来负责日常事务,把乡贤、离任村组干部、寨老发动起来,在大木村乡村振兴的路上发挥余热,帮助解决矛盾纠纷,助力农村“五治”等工作。

在大木村的1000亩韭黄基地,20多名农户正在栽种韭黄,大木村离任村主任李孝春带领人员在此负责种植进度、质量和田间施工问题,忙得不亦乐乎。

修文县大木村作为省级乡村振兴试点乡村,在乡村振兴进程中,该村当前围绕粮食安全,重点发展“粮果菜”,2000亩优质稻,3000亩油菜,1000亩花菜和甜玉米等助力产业振兴。

农村“五治”一往无前

当前,修文县六屯镇大木村村口出现了三块“荣辱榜”展牌,其中红榜表扬在乡风文明建设中表现突出的村户,黑榜展示仍有待改进的不文明现象。“文明荣辱榜公示是和村民们商量后大家一致同意的方式,有了荣辱榜后大家都争相上红榜,自觉约束所作所为,村里风气更好了。”大木村党支部副书记李福贵说。

近年来,大木村始终践行为民宗旨、厚植民生情怀,大力推进治风工作,提倡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事不办,坚决整治大操大办、厚葬薄养、人情攀比等陈规陋习,促进社风民风持续改善,在田里乡间收到如潮好评,把民生实事真正做到了群众心坎上。

治滥办酒席风

乱办、滥办酒席一直是乡风治理问题的难点,除婚丧嫁娶外,生日酒、搬家酒、满月酒、升学酒、参军酒等层出不穷。“以前还出现过一种‘空中楼阁酒’,村民说他在扎佐或开阳买了房子,要在村里请酒,但其实根本没买。”李福贵说,“由于各种酒席太多了,有的村民一年光随份子钱就要花两三万,一些低保户因为酒席给生活造成了更大的负担,还有人家因为酒席负担太重而选择全家去城里打工,直接与亲戚断绝往来了。”

因为滥办酒席,各家还攀比桌上的饭菜。洋芋片不许上桌、酸菜端上来“丢人”,便宜的烟酒瞧不上,只有大鱼大肉才能让主人家有“面子”……这些陋习让一场场喜事变了味儿。

为此修文县制定《修文县强化整治滥办酒席措施》,建立健全红白理事会,深入村组召开移风易俗坝坝会、群众会,持续开展规范和整治滥办酒席工作,加强源头治理,加强管控力度,整治乱办、滥办酒席风气。

“我们村从酒席种类、规模、时间三个维度对乱办、滥办酒席进行了管控,明确除婚嫁丧葬可以办酒,其余酒席一律视为滥办酒席。同时,规定办酒席不得超过30桌(300人),不得超过3天。办酒期间会有村干部到场监督,违规者按处罚办法处理。”李福贵介绍道。

酒席虽然少了,人情反而更浓了。修文县自开展治理工作以来,已制止滥办酒席58起。开展移风易俗突出问题排查108次,发现问题58次,专项整治突出问题58次,真正解决了村民之所忧,在传承传统文化、留住乡愁的基础上,也破除了陈规陋习。

倡孝老敬亲风

“祭而丰不如养之厚。大木村大力弘扬中华民族孝老敬亲、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树立和提倡厚养薄葬观念。厚养薄葬也是一种孝道。子女有钱厚葬,还不如让老人在世时多过一些好日子,而不是等人去世后把钱花在坟头的石块上装扮活人的面子。”村民李孝宏说。

“以前有一种做‘大墓坟’的陋习,家里老人去世后子女会花很多钱修一个很大的墓碑,一场葬礼可能会花近五万。有些人家因为兄弟姐妹各出钱多少谈不拢而大打出手的事例屡见不鲜。”李福贵说。

对在世老人多关心、尽孝心,使他们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老人逝去时,不攀比、不铺张、不摆阔,以丰而不奢、简而不陋的祭祀方式怀念逝者,才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新风尚,文明乡风建设始终倡导祭祀活动回归“传承好家风、彰显正能量”的价值本源。

开始整治工作后,大木村始终坚持责任导向,组织村干部、村民志愿者深入每家每户宣传以厚养薄葬为孝的理念,做到明责到位、定责到位、问责到位,各方同时行动形成了抓文明乡风建设工作的强大合力。

“厚养薄葬是被我们写入村规民约的条例,每次开坝坝会我们都会向村民反复提起这个理念,用大力宣传的方式让厚养薄葬深入人心,培养村民们的孝心,让老人们在基础的物质生活得到保障的情况下,还能享受儿孙绕膝的幸福晚年,希望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少一点,再少一点。”李福贵说,“现在村里儿女不孝顺父母的情况几乎是没有了,我们都感到很欣慰,只有小家幸福和睦,我们这个大家才会更好。”

扬文明和睦风

李福贵在大木村“零道一”便利店消费后,收银屏上显示,他当前积分剩余154。“这些积分是我在村里行文明事累积的,一分可抵一块钱。”李福贵笑着说。

为带动村民自发行文明事,做文明人,大木村先行试点开展“文明积分”管理试行办法。该制度将乡风文明和垃圾分类进行量化,实行积分制,全村所有村民,以户为单位进行积分,一户一积分表。从乡风文明、生活垃圾分类两方面进行积分管理,评定小组根据村民日常行为进行评判并负责检查、计分、扣分、登记工作。积分可供村民到村级积分兑换超市兑换物品,“文明积分”环节让抽象的文明行为具象为实际的物质奖励,大大激发村民积极性。

“我们的文明积分根据不同行为分值也不同,比如有抢险救灾行为的奖励100积分,孩子考上二本以上的大学奖励400积分,村民主动调解村民家庭矛盾、婚姻等民事纠纷成功的,每次获得20个积分,被评定为‘红榜’的家庭,可一次性获得3积分。许多村民把积分换成了柴米油盐,大家拿着积分换来的米心里都美滋滋的。”大木村村委会工作人员欧阳萌说。

村里负责“断公道”的“寨老”李孝宏因多次调节村民家庭矛盾成功而获得了积分奖励。“村里现在也没什么大事,一些小打小闹有我们在中间调解几句大家也就不吵了,促进邻里和睦是我们‘寨老’的责任。”李孝宏说。

任命“寨老”是大木村引导群众积极参与治理工作的体现。所谓“寨老”并非官职,而是由村里德高望重在村民间有威望的老人担当的邻里矛盾调解员,“寨老”负责讲道理,定是非,做美满家庭的“和事佬”。

“我们大木村提倡村民进行自我管理,同时也发动群众来管理群众,每月的评定乡村振兴荣辱榜上‘红榜’和‘黑榜’名单的评选小组也是由村干部和村民共同组建的。”李福贵说。

推动乡风文明建设既是乡村振兴战略的要求,也是富起来的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未来在治风整风的道路上大木村将一往无前,再接再厉!